问佛【启月】

1.

黑色的云死死地压住了半边天,轰轰雷声从远方卷来,要下雨了。

天是黑的,地却是红的。


新月在屋子里静静地听着、想着,即使心里有多念着那人,脚却始终迈不开步子。她什么都不怕,可就是怕见血红色爬满她夫君的军绿色大衣。


最后一阵枪响,古城似乎又恢复了寂静,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死寂。街上再也不会有炸糖的小贩,也不会有酒馆的吆喝,有的只是血红。


她终究还是打开了门,她希望门的那头是那个伟岸的身姿。可是,门外仍旧只有血红。终于,在层层的尘灰中,她看到了那个军绿色的一角。那是她最熟悉的地方,因为她以前老是喜欢扯着张启山的袖子撒娇。


夫君,又回来了。只是这一次不是重逢的喜悦,而是永别的绝望。新月只是静静地靠在他满是血迹的肩上,“摇啊摇, 摇到外婆桥。 外婆喊我好宝宝, 
我喊外婆洋泡泡。 外婆给我吃馒头, 我给外婆吃拳头…… ”长沙的冬天总是有种阴冷,初来时新月受不了寒气,到了晚上总是睡不安稳,张启山便老是唱着长沙山歌哄她睡。“你怎么只会唱山歌啊?” “听着外面的村民唱,才学会几首的。“


长沙,张启山,尹新月,这一切都将会淹没在轮回的尘土中。


大佛前,来世你又会许下什么心愿呢?



评论(3)
热度(14)

© 二木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